1. <video id="zrzqi"></video>

      <code id="zrzqi"><pre id="zrzqi"><delect id="zrzqi"></delect></pre></code>

        <rp id="zrzqi"><menu id="zrzqi"></menu></rp><b id="zrzqi"></b>

            <b id="zrzqi"><dl id="zrzqi"></dl></b>
            人民網>>日本頻道>>中日經濟交流網>>中日萬象

            一個人口不斷流失的日本邊陲小鎮為何擁有一流冰壺場館

            2021年11月16日16:28  來源:新華社

            新華社東京11月15日 (王子江 楊汀 楊光)稚內被稱為日本最北端的城市,距東京1200公里,隔著宗谷海峽,距離俄羅斯薩哈林島最近的地方只有43公里。因為人口老齡化的原因,過去40年間,稚內市人口減少了近40%,從1981年的53000人減少到現在的33000人。同期中小學生數量減少的幅度更大,從8329人減少到2240人,這意味著未來人口形勢將更加嚴峻。

            然而,就是在這樣一個看似蕭條的北海道邊陲小城,一座以冰壺館為主的多功能綜合體育館去年在疫情中落成。冰壺館堪稱日本一流,有四條賽道,還有觀眾席。冰壺館對所有人開放,成人使用費是每小時100日元(約合5.6元人民幣),中小學生只需50日元,不足人民幣3元;另外買10送1,團體使用還有優惠。

            稚內市教育委員會體育推進組負責人津村善之告訴新華社記者,類似級別的冰壺館在全日本只有七處。他說,稚內之所以修建這樣一座現代化的冰壺館,還得從40年前發布的“體育都市宣言”說起。

            1981年,稚內首次發表“體育都市宣言”,主旨是讓越來越多的居民愛好體育、增進健康。另一個重點是申辦和舉行體育賽事,增加體育人口,增強市民對體育活動的參與意識。

            宣言發布后,稚內市先后興建了大量體育場館,大大激發了居民的體育熱情。在隨后的40年里,稚內又先后七次發布“體育都市宣言”,最近的一次是在2018年,有效期到2023年。

            津村善之說,雖然人口持續減少,但全市現在仍然有18處體育場館,除了新建的冰壺館,還有室內體育館四座,棒球場三處,足球場三處,網球場四處,滑雪場一處,高爾夫球場一處,以及一個溫水游泳館。所有場館的使用率都很高,光一個七泳道的溫水游泳館,過去四年中平均每年的使用者就達到了八萬人次。

            津村善之說:“少子老齡化是我們面臨的最大難題,雖然‘體育都市宣言’的措施未能在應對少子老齡化上有成效,但是我們認為,為市民提供自由、充分的參加體育活動的環境很重要!

            至于稚內為何修建冰壺館,津村善之說,稚內少山,修建滑雪場比較困難,再加上冬天風大,有小半年的時間不適合戶外運動,因此很多年前冰壺就成了大家喜歡的運動。1982年,稚內建起第一座小型室內冰壺館,恰好當時加拿大的冰壺世界冠軍成員來稚內作訪問交流,和市民一起打冰壺,更加刺激了冰壺運動在當地的發展。

            前幾年,原來的冰壺館過于破舊,市政府就在一所廢棄的學校舊址上興建了這座綜合體育館。除了冰壺館外,這里還有射箭館、柔道館、劍道館和足球館。

            據統計,冰壺館建成后的12個月里,盡管遇上了疫情,但使用者依然達到10587人次。今年2月,這里舉辦了全日本冰壺錦標賽,比賽進行了全國轉播。津村善之透露,他們本來還打算申辦亞洲冰壺錦標賽,并為此做了很多準備,但是由于疫情原因,計劃被迫暫時擱置,但將來肯定會申辦大型比賽。

            他同時透露,冰壺館的修建費用主要由日本中央政府補貼,至于后期的運營費,使用者繳納的費用只是象征性的,主要還得靠當地財政,另外民間企業也提供了一些贊助。冰壺館建成后在場內引入了廣告牌,現在贊助冰壺館的企業達到13家。

            他說,稚內現在維持所有體育設施每年所需的總費用約3億日元(約合1682萬元人民幣),由于設施老化、修繕費用增加等,總費用還會增加,這對于以水產業、畜牧業和觀光業為經濟支柱的稚內來說是沉重的負擔。

            “這是我們最為苦惱的!苯虼迳浦f,“不過,要充分建成體育都市,必須要維持一定規模的設施,因此我們也在考慮進一步引進企業贊助和大型投資!

            (責編:張璐璐、張麗婭)
            2020国产高中学生在线视频